现在时间是:

寒假答案图片

百度分享按钮

当前位置:首 页 >> 鲁教语文教案>> 鲁教语文必修3>> 文章列表

陈情表翻译译文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0-06-02 06:17:03   浏览次数:2353

译文

臣李密禀告:我因为命运不好,小时候就遭受忧患凶险。生下来还只是六个月的婴儿时,慈爱的父亲离我而去;到了四岁,舅父强迫母亲改嫁。祖母刘氏怜惜我孤苦弱小,亲自抚养我。我小时多疾病,九岁了还不能走路,孤苦零丁,一直到了成人自立。我既没有伯父、叔父,又没有哥哥弟弟,家门衰微,福分浅薄,很晚才有儿子。没有什么近亲,家里没有照看门户的童仆,孤单无依靠地独立生活,只有自己的身子和影子互相安慰。而祖母刘氏早被疾病缠绕,常常卧床不起,我侍奉她喝水吃药,不曾停止侍奉和离开过。

到了晋朝建立,自己受到晋朝政治教化的熏陶。从前太守名违的推举我为孝廉,后来刺史名荣的举荐我为秀才,我因为供养祖母无人,推辞没有接受任命。皇帝的命令下达,任命我为郎中,不久蒙受皇恩,任命我为太子洗马。我丑陋又渺小卑贱,担任侍奉太子的职务,皇帝恩遇优厚不是我杀身所能报答的。我把自己的苦衷在奏表中一一呈报,辞谢不担任这一职务。皇帝的命令急切严厉,责备我有意回避,怠慢上命。郡县的官员逼迫,催促我赴京上路;州官到家里来,催逼得比流星坠落的光还要急。我想奉命快马急驰,但祖母刘氏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想姑且依从自己的私意侍奉祖母,向上官提出请求,却不允许:我进退两难,实在是窘迫尴尬。

我想晋朝用提倡孝道来治理天下,凡是年老而有功德的旧臣,还受到怜悯和抚养,何况我孤苦无依,特别厉害。并且我年轻的时候作伪朝的官,做过郎中和尚书郎,本来希图官职显达的,并不想自鸣清高,择主而事。现在我是亡国卑贱的俘虏,最为卑微低贱,错蒙提拔,恩命优厚,怎敢徘徊不进,有非分的愿望呢。只因为祖母刘氏的生命像太阳接近西山,气息微弱,她生命垂危,日子不长了,早晨不能想到晚上怎样。我没有祖母,没有可能到今天,祖母没有我,没有可能过完剩下的日子,祖母、孙子二人,相依为命,因此为自己的私情也不敢废掉奉养祖母的职责而远离。

臣李密今年四十四岁,祖母今年九十六岁,我尽忠于陛下的日子长,报答奉养祖母刘氏的日子短。像乌鸦反哺一样的孝心,愿意求得把祖母奉养到最后。我的辛酸苦楚,不只是蜀国的人士和梁州益州的长官所看见的、所明明白白知道的,天地神明实在也看得清楚。希望陛下怜悯我的诚心,准许我实现这小小的愿望,但愿祖母刘氏能够侥幸地安度晚年。我活着不惜肝脑涂地,死后也要结草报恩。我禁不住像犬和马一样,怀着极其害怕的心情,恭敬地呈上表章呈奏给陛下。

1.古今异义词:

  舅夺母志:李密的舅舅强迫李密的母亲改嫁。夺,改变。

  至于成立:直到成人。成立:成人。

  则告诉不许:就向长官申诉,又得不到允许。告诉:向长官申诉。

  2.富含文化知识的词语: 

 

       陈情表

                                                                     []李密

 

 

 臣密言:臣以险衅,夙遭闵凶。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舅夺母志。祖母刘愍臣孤弱,躬亲抚养。臣少多疾病,九岁不行,零丁孤苦,至于成立。既无叔伯,终鲜兄弟,门衰祚薄,晚有儿息。外无期功强近之亲,内无应门五尺之僮,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而刘夙婴疾病,常在床蓐,臣侍汤药,未曾废离。

     逮奉圣朝,沐浴清化。前太守臣逵,察臣孝廉;后刺史臣荣,举臣秀才。臣以供养无主,辞不赴命。诏书特下,拜臣郎中,寻蒙国恩,除臣洗马。猥以微贱,当侍东宫,非臣陨首所能上报。臣具以表闻,辞不就职。诏书切峻,责臣逋慢;郡县逼迫,催臣上道;州司临门,急于星火。臣欲奉诏奔驰,则刘病日笃,欲苟顺私情,则告诉不许。臣之进退,实为狼狈。

     伏惟圣朝以孝治天下,凡在故老,犹蒙矜育,况臣孤苦,特为尤甚。且臣少仕伪朝,历职郎署,本图宦达,不矜名节。今臣亡国贱俘,至微至陋,过蒙拔擢,宠命优渥,岂敢盘桓,有所希冀!但以刘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臣无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祖孙二人,更相为命,是以区区不能废远。臣密今年四十有四,祖母刘今年九十有六,是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报刘之日短也。乌鸟私情,愿乞终养。                                                                       

   
臣之辛苦,非独蜀之人士及二州牧伯所见明知,皇天后土,实所共鉴,愿陛下矜愍愚诚,听臣微志,庶刘侥幸,保卒余年。臣生当陨首,死当结草。臣不胜犬马怖惧之情,谨拜表以闻。

 

陈情表》译文:

臣李密陈述:臣由于命运不好,幼年就遭遇不幸。出生六个月,父亲就去世了。年方四岁,舅父就不让母亲守节,强迫她改嫁了。祖母刘氏哀怜臣孤苦弱小,便亲身抚养。臣从小多病,九岁时还不能行走,孤苦零丁,直到长大成人。既没有叔伯,也没有兄弟,门第衰微,福份浅薄,很晚才有儿子。外无关系较近的亲族,内无照应门户的孩童,孤孤单单,独立无依,只有身体和影子自相安慰。而祖母刘氏很早就疾病缠身,长期病卧在床,臣侍奉她喝汤吃药,从未废止离弃。

到了侍奉圣朝,蒙受清明的政治教化。前任太守名医,选拔臣作孝廉,后任刺史名荣,推荐臣为秀才。臣皆由于供养祖母没有入主持,辞让而没有奉旨赴任。皇上又特下诏书,封臣郎中的官职,不久又蒙受国家的恩典,授臣太子洗马的职位。想我以微贱的身份,充当太子的侍从官,这是臣杀身所难以报答的。臣皆上表奏明皇上,辞谢而没有就职。现诏书又下,征召急切,辞语严峻,责备臣有意规避,轻慢皇上;郡县派人逼迫,催促臣下赶快起程上道;州官也亲临家门,急急如流星社火。然而臣下若想奉诏为皇上奔走效劳,则顾念祖母刘氏的病情一天天加重;若苟且曲从奉养私情,则反复申诉告求也难以获得许可。究竟赴命与否,臣眼下实在是进退两难啊。

臣诚心诚意地想,圣朝是以孝道治理天下的,凡属故臣遗老,向皆蒙受怜悯养育,何况像臣这样特别孤苦、尤其可怜之人呢。况且臣年轻时在伪朝蜀汉做官,在郎官的衙署内历任官职,本来就希望做官显达,不敢自夸清高,讲求名节。现今臣下是亡国贱俘,极微贱,极鄙陋,过分蒙受提拔升迁,受皇上的恩宠任命,待遇优异丰厚,臣哪里还敢徘徊观望,另有别的什么非分之想呢。只是由于祖母刘氏已经像太阳迫近西山,气息微弱将绝,生命危在旦夕,早上不知晚上死活。臣若没有祖母,就不能活到今日,祖母若没有臣,就不能安度余年,祖孙二人,交替着相依为命,所以拳拳奉养之心意始终不能因远离而废弃。臣李密今年四十四岁,祖母刘氏今年九十六岁,这就是说,臣向陛下效忠尽节的时间还很长,而报答祖母刘之恩的时间却很短了。幼小的乌鸦长大后能反哺其母,我则请求皇上准许我在家为祖母刘氏养老送终。

臣多年来的辛酸苦辣,不仅仅是蜀地的人士  及梁、益二州的刺史亲眼所见,知道得很明了,天地神明实在也都看得清清楚楚。希望陛下能怜惜我愚拙的诚心,听从臣下这小小的志意,或许祖母刘氏有幸,能平平安安地过完她的余年。我活着要以死效劳,死了也要结草以报。臣怀着像犬马一样诚惶诚恐的心情,特恭恭敬敬地拜呈此表,向皇上陈述以上实倩

  外无期功强近之亲:期(jī):服丧一年。功:服丧九个月叫“大功”,服丧五个月叫“小功”。期、功均指近门亲属。

  内无应门五尺之童:应门:照看门户。五尺:汉代的五尺相当于现在的三市尺多。童:通“僮”,少年仆人。

  前太守臣逵,察臣孝廉:太守:郡的长官。孝廉:汉武帝时,察举科目之一,令郡国向中央推举当地能孝顺父母和操行清廉的人。魏晋沿袭此制。

  除臣洗马:除:授予官职。洗(xiǎn)马:也作“先马”,太子的属官,晋时改掌图籍。

  当侍东宫:东宫:太子居东宫,因而用作太子的代称。

  乌鸟私情:相传乌鸦能反哺其母,人们常用来比喻为人子者能孝养其亲。

  死当结草:春秋时晋大夫魏颗的父亲魏武子临终遗嘱要将宠妾殉葬,魏颗没有照办。后与秦将杜回交战,见一老人结草把杜回绊倒,因而将杜回擒获。夜间梦见老人,自称是魏武子宠妾的父亲,特来报恩。这个故事见《左传·宣公十年》。此句意为:我死后也要像结草老人那样在暗中报答陛下之恩。

  3.重点虚词:

  以:①介词,表示原因,相当于“由于”、“因为”等。如“臣以险衅”、“臣以供养无主”、“但以刘日薄西山”、“则以病日笃”、“是以区区不能废远”。②介词,表示动作实施的凭借,义即“凭”、“靠”、“用”等。如“伏惟圣朝以孝治天下”。③连词,连接前后两项,后项是前项目的,义即“来”、“以便”等。如“臣具表闻”、“谨拜表以闻”。

  于:①介词,表示比较,义即“比”,如“急于星火”。②介词,表示引进与动作有关的对象,义即“对”,如“是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7    草根教案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