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寒假答案图片

百度分享按钮

当前位置:首 页 >> 人教语文教案>> 人教语文选修>> 文章列表

理性思维的深化 教案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0-09-13 01:11:01   浏览次数:949
理性思维的深化

关于“话题探究”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各种新闻媒体的影响,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新事物很快就成了人们关注的热点。对于这些层出不穷的“热点”,如何引导学生以冷静理智的态度去分析,是每一个教育工作者必须面对的问题。

 

“热点”有它的表现形式和形成过程,也有它所产生的背景,社会背景、文化背景、人们的心理需求背景等等。要理解它,就必须结合它的形成过程,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进行剖析。

 

下面以时下的“超女热”作为例子,进行一些理性分析。

 

“超级女声”是湖南电视台从2004年开始举办的一档娱乐类节目。参赛选手大多是青春少女,现场观众除了评委和亲友团以外,也大多是少男少女,更有场外数以百万计的短信投票,加之是逐级淘汰,所以整个比赛过程紧张刺激,扣人心弦。许多青少年对“超女”十分喜爱,为她们的成功而呐喊、兴奋,为她们的失败而哭泣、难过。这本来无可厚非,但如果对它的认识仅仅停留在疯狂入迷的层面上,显然是不够的。

 

围绕“超女”的比赛,既然已经形成一个人们普遍关注的热点,实际上也就形成了一种社会现象,因此在对“超女热”进行理性分析时,我们不妨将这一现象分解为多个侧面,然后从不同的侧面入手,透过其表象分析它的本质。

 

比如,我们可以从“超级女声”的比赛规程上,分析其比赛流程所体现出的评判公正性,并从中找出它迅速成为社会“热点”的原因。由于“超级女声”比赛采用了有观众和亲友团在场的现场演唱、现场评判、现场淘汰的竞赛形式,因而既极大地营造了现场紧张的气氛,造成结果的悬念,又体现了竞赛的公开性,这也许正是其成为“热点”的一个重要原因。如果再一步理性地分析,我们就不难看出社会在推进公开公正公平方面的进步,同时也透射出人们对提高社会透明度和渴望得到公平机会的呼唤。下面所节录的文章中就对此作了这样的分析:

 

要保证合作体系作为一种纯粹的程序,正义就必须坚持“公平机会”原则,否则分配正义就无从谈起。

 

“超级女声”的口号“超级女声、想唱就唱”,实际上就暗含了“人人都有机会”这样一层意思,而这种人人都可参与的“海选”形式,也恰恰契合了民众对于“公平机会”的诉求。从20世纪80年代的“官倒现象”,90年代的“权利资本化”“内部人控制”和由此导致的国有资产流失,再到今天人们意见最大的“行政性行业垄断”,乃至股票市场上比比皆是的“黑幕”交易、操纵行为,都体现了“公平机会”在我们的社会体系中的缺失。

 

文章正是从一个侧面分析了“超级女声”所体现出的竞赛公开性的特点,指明“超级女声”的口号“超级女声、想唱就唱”实际上就暗含了人人都有机会这样一层意思,那么,这样的娱乐竞赛实际上反映了我国进入市场经济时代后人们的一种普遍存在的社会心理。这样看来,它能够成为社会的“热点”也就不足为奇了。

 

无论什么热点,有的人可能盲目地追“热”赶“热”,有的人可能冷眼旁观,有的人可能从“热”中看出深层次的问题。理性思维应属于第三种。作为高中生,理性思维越来越突出,也越来越重要,因为理性是思想成熟的标志。

 

“知识导引”的解读与处理

 

《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对语文教学提出了新的目标和要求,既强调“关注学生情感的发展”和“美的熏陶”,也强调了学生“对自然、社会和人生具有深刻的思考和认识”,提出“应在继续提高学生观察、感受、分析、判断能力的同时,重点关注学生思考问题的深度和广度”,“养成独立思考、质疑探究的习惯,增强思维的严密性、深刻性和批判性。乐于进行交流和思想碰撞,在相互切磋中,加深领悟”。由此可见,对学生思维方法和思维能力的培养,正随着课程改革的步伐日益受到重视。语文作为一门“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的基础学科,应该主动地适应时代发展的这种要求。

 

粗略地说,思维有“感性”和“理性”两种基本形式。感性思维往往同具体形象联系在一起,时常伴随着想象和联想,并且蕴含着“爱”“恨”“愉悦”“悲伤”等种种情感活动。理性思维则借助“概括”“判断”“演绎”“归纳”等逻辑形式体现着对客观现实认识的深化。

 

正如我们说理时可以饱蘸感情,叙述时也可以有冷静议论一样,二者是相互联系而且常常是相互促进的。不过在中学这个思维逐渐走向成熟的初级阶段,分别就思维的这两种基本形式进行有针对性的指导可以加速学生的发展。上一节“动情点”更偏重于感性思维,本节则是在上节的基础上引导同学理性思维的深化。

 

如何在文章写作过程中实现理性思维的深化?我们主要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第一、感性需要理性的分析。

 

苏轼有一首《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是苏轼由黄州贬赴汝州任团练副使时经过九江,游览庐山,为瑰丽的山水触发逸兴壮思而写下了庐山记游诗。它既描写了庐山变化多姿的面貌,又借景说理,意在指出观察事物应客观全面,如果主观片面,就得不出正确的结论。但我们还可以对这首寓意丰富的诗作更深入的解读,既然一座雄奇壮观的庐山可以有“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景观,那么,我们对事物进行理性分析时是否也可以把整体分解成若干的侧面呢?回答是肯定的。

 

任何事物都是可以分解的,这种“分解”不是简单地将事物肢解,而是从不同的侧面、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高度进行认识的深化,以达到更加客观、透彻地认识事物的目的。

 

我们看看当代作家余秋雨的一篇散文:

 

垂 钓

 

余秋雨

 

去年夏天,我与妻子参加了一个民间旅行团,从牡丹江出发,到俄罗斯海参崴游玩。

 

海参崴的主要魅力在于海,我们下榻的旅馆面对海,每天除了在阳台上看海,还要一次次下到海岸的最外沿,静静地看。海参崴的海与别处不同,深灰色的迷蒙中透露出巨大的恐怖。我们眯缝着眼睛,把脖子缩进衣领,立即成了大自然凛冽威仪下的可怜小虫。其实岂止是我们,连海鸥也只在岸边盘旋,不敢远翔,四五条猎犬在沙滩上对着海浪狂叫,但才吠几声又缩脚逃回。逃回后又回头吠叫,呜呜的风声永远夹带着这种凄惶的吠叫声,直到深更半夜。

 

在一个小小的弯角上,我们发现,端坐着一胖一瘦两个垂钓的老人。

 

胖老人听见脚步声朝我们眨眼算是打个招呼,他回身举起钓竿把他的成果朝我们扬了一扬,原来他的钓绳上挂了六个小小的钓钩,每个钓钩上都是一条小鱼。他把六条小鱼摘下来放进身边的水桶里,然后再次下钓,半分钟不到他又起竿,又是六条挂在上面。就这样,他忙忙碌碌地下钓起钩,我妻子走近前去一看,水桶里已有半桶小鱼。

 

奇怪的是,只离他两米远的瘦老人却纹丝不动。为什么一条鱼也不上他的钩呢?正纳闷,水波轻轻一动,他缓缓起竿,没有鱼,但一看钓钩却硕大无比,原来他只想钓大鱼。在他眼中,胖老人忙忙碌碌地钓起那一大堆鱼,根本是在糟践钓鱼者的取舍标准和堂皇形象。伟大的钓鱼者是安坐着与大海进行谈判的人类代表,而不是在等待对方琐碎的施舍。

 

胖老人每次起竿都要用眼角瞟一下瘦老人,好像在说:“你就这么熬下去吧,伟大的谈判者!”而瘦老人只以泥塑木雕般的安静来回答。

 

两个都在嘲讽对方,两个谁也不服谁。

 

过了不久,胖老人起身,提起满满的鱼桶走了,快乐地朝我们扮了一个鬼脸,却连笑声也没有发出,脚步如胜利凯旋。瘦老人仍然端坐着,夕阳照着他倔强的身躯,他用背影来鄙视同伴的浅薄。暮色苍茫了,我们必须回去,走了一段路回身,看到瘦小的身影还在与大海对峙。此时的海,已经更加狰狞昏暗。狗吠声越来越响,夜晚开始了。

 

妻子说:“我已经明白,为什么一个这么胖,一个这么瘦了。一个更加物质,一个更加精神。人世间的精神总是固执而瘦削的,对吗?”

 

我说:“说得好。但也可以说,一个是喜剧美,一个悲剧美。他们天天在互相批判,但加在一起才是完整的人类。”

 

确实,他们谁也离不开谁。没有瘦老人,胖老人的丰收何以证明?没有胖老人,瘦老人的固守有何意义?大海中多的是鱼,谁的丰收都不足挂齿;大海有漫长的历史,谁的固守都是一瞬间。因此,他们的价值都是由对手来证明。可以设想,哪一天,胖老人见不到瘦老人,或瘦老人见不到胖老人,将会是何等惶恐。在这个意义上,最大的对手也就最大的朋友,很难分开。

 

两位老人身体都很好,我想此时此刻,他们一定还坐在海边,像两座恒久的雕塑,组成我们心中的海参崴。

 

对于眼前以狂暴凛冽的大海为背景的一胖一瘦两位垂钓者,作者开始只是带着一双好奇的眼神去观察,这是作者为眼前的景象而萌生出的一种感受,属于感性的层面。继而作者分别对两位垂钓者的动作行为和外貌表情进行描绘,实际上是对眼前的景象从不同的角度进行思考。于是,作者所看到的一切被有序地展现在读者的面前:狂暴凛冽的大海、和蔼乐观而又容易满足的胖老人和沉默寡言坚持取舍的瘦老人,每一个画面和景象都是作者心中的风景,并共同构成了让作者震撼的海参崴。经过认真的观察和思考,从胖老人身上,作者看到了生活中乐观、开朗、追求物质的一面;从瘦老人身上,作者看到了生活中坚守、顽强、精神崇高的一面。正是通过对眼前景象所体现出来的人物不同行为进行不同侧面的理性思考,作者最终才明白了一个让他心灵震撼的结论:现实生活就是物质与精神的对立统一,悲剧与喜剧相互并存;在人类社会中,最大的对手也是最大的朋友。

 

在对一个事物或一种现象进行理性思维的过程中,常常存在一个由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的过程。在这样的认识过程中,需要对获取的感知进行理性的分析,需要将整体分解开来,之后在感知基础上上升到理性的思考,分别挖掘出其背后所隐含的意义或哲理,最后加以综合归纳,形成统一的、完整的理性认识。这是一个由分解到整合归纳的过程,但它不是简单的分与合,而是认识过程中质的飞跃。

 

第二、对自己的感知还要能够做恰当的概括和说明。

 

理性思维的结果,在文章中也应该得到完整而准确的体现,特别是自己通过感知而形成的统一的、完整的理性认识,它就是文章的主旨和灵魂,如果表达的方式和效果不好或不够准确,必然会伤害文章的说服力或感染力。所以,如何对自己的感知运用恰当的语言加以概括和说明,往往决定了文章的成败。

 

要解决这一难题,具体可以指导学生采用下面两种方式对自己的感知做恰当的概括和说明。

 

一是用一种形象而富有内涵和意蕴的句子来概括自己的理性思考。我们举雷抒雁的散文《鲜花与枯枝》加以说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7    草根教案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